在上帝創造亞當與夏娃之前,世界沒有明確的男、女之分。在文明社會與城邦出現之前,人們沒有那麼多規條。雖然那些規條與男女之別成為了現今的道德規範,卻同時限制了人們以男、女以外的角色去認識自己。本地時裝品牌MODEMENT從這個問題出發,推出中性設計的服裝,帶領我們思考何謂「男裝」、「女裝」。

MODEMENT創辦人及設計師Aries Sin(冼美玉)。從她的裝扮中大家應該可以猜到她是一個害怕刻板的女生,而訪問期間也確實感受到她不喜歡悶的事和物。這一點也完全表現在她的設計系列之中。

 

 

 

 

 

 

 

 

 

 

 

 

 

AW17的系列命名為「Concrete Jungle」,正是透過服裝來講述她對香港這個石屎森林的看法:硬朗的線條是香港急速緊張的氛圍,暗沉的顏色是香港人刻板的生活。但如此一個怕悶的設計師,又怎會就此停住?仔細看看衣服背後,外套可以在有需要時延伸成一個背包,最方便出門,穿起外套就可以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我希望顧客喜歡什麼就去選擇什麼,不要只困於男、女裝。」——MODEMENT設計師Aries Sin (冼美玉)

用衣的實來裝概念的虛

每個品牌來有自己的設計哲學,而MODEMENT 則是堅持為市場提供男裝、女裝以外的第三種選擇──中性設計(Unisex)。Aries覺得市場上只有男、女裝可供選擇是非常沉悶的事,也未必適用於所有顧客。於是在五、六年前,她開始在自家品牌推出中性設計(Unisex)的衣服。一關線對外界並不看好,認為這樣沒有市場,但自從近兩、三年愈來愈多品牌把男、女裝發佈融合在一起,甚或已不分男女裝設計後,中性設計反倒在這個性別身分界限愈趨模糊的社會裡殺出另一條血路。以不變的品牌哲學來應對萬變的潮流,才能保住時裝界一席之位。

設計是一個思考的過程,設計師思考個人、家庭、生活、社會、世界,然後再將自己形而上或形而下的思考轉化為實體的衣服。在MODEMENT 推出過十多個系列的服裝中,Aries就向我們道出了一個又一個她對生活的感受。在香港歲入夏天之際,MODEMENT早已為SS18做準備,也在Instagram上發佈是次系列靈感為「Creation of Adam」,訪問當天也看到Aries與實習生們正在為SS18巴黎發佈會的樣品趕工。《聖經.創世紀》的《創造亞當》展現了人類歷史的序章,Aries便藉此來探討什麼時男、什麼是女,部分衣服設計成可完全分拆得兩部分,並可與其他款式重新組合,有如人們尋找自己的靈魂伴侶一樣。另一方面,衣服的設計也更尊重生命與資源。裁布時總有剩下的布條,Aries這次便把布條織入成衣之中,也有如把夏娃這條「肋骨」重新嵌入亞當的身體之中。

「設計與生活不能分割,因為設計是一種情感表達,時裝也是社會與文化的表現。」Aries說。所謂「人靠衣裝」,個人形象是其他人了解自己的第一個途徑,不但Aries要透過時裝來表達自己的思考,時裝也是穿衣者賴以陳述自己的方法,Aries也相信自己的顧客定是懂得選擇、有自我的人。時裝的虛與實,就是以衣飾來承載個人想法。

時裝設計師的樂與怒

其實時裝設計師也有喜怒哀樂,也會面對人生的高低起伏。在時裝設計這一行中,最難捱的過程是「比較」。

第一個「比較」是與同行或後輩的比較。Aries 2008年從IVE畢業,2010年創立MODEMENT,但直至參加過2013年香港青年時裝設計家創作比賽表演賽(YDC)後才真正推出第一個商業化的成衣系列。畢業後,她曾經歷過一段迷茫的日子,覺得自己品牌發表比人遲,又不懂得如何宣傳及推廣自己的作品,未能第一時間進駐大商場,幸好跌跌碰碰後終於找到一些竅門,在對的地方推出設計系列。YDC的比賽是個轉捩點,讓她學懂開始做Tradeshow或Showroom,也探索了什麼地方和形式才最適合MODEMENT。雖然Aries未贏在畢業線上,但回想自己的經歷卻更精彩,走過低潮才能更從容地面對失敗。我記起以前曾看到過的一段文字,意思大概是:雖然你走得比別人慢,但不要急,好好欣賞沿途的風景,慢慢走總會走到終點。每個人的人生都不一樣,但正是個人閱歷才豐富了Aries的設計。

第二個「比較」是錢的比較。Aries直接說:「你要賺錢的話就不應該入Fashion這一行。」在你成功販賣自己的設計哲學前,還是不要妄想收支平衡,不少設計師或設計學生的曾經歷過戶口只剩雙位數字的日子。顧客們也會比較衣服的價錢。曾經有一位師奶走進MODEMENT的店,左挑右看之下對Aries說了一句:「你啲衫,三百蚊都得啦!」激得她心裡翻了無數個白眼。

腦閉塞時,Aries會在迷你模型上左拼右拼來尋找靈感。

 

 

 

 

 

 

 

 

 

 

 

 

第三個「比較」是與其他地方人才的比較。MODEMENT近年一直有聘請不同院校的實習學生,雖然香港的學生有語言和地理環境的優勢,但曾經有一位中央聖馬丁學院的學生讓Aries看到其他學生不但技術好、學歷高,而且更願意拼搏。她寄語香港的設計師及學生不要覺得自己有特別的優勢。

第四個「比較」是與同業的比較。時裝發佈會眾多,男裝/女裝、春夏/秋冬/度假系列、高級訂製/成衣,再加上「See Now, Buy Now」普及化與快時尚品牌一年52個系列,把整個Fashion Cycle愈縮愈短。與其不斷追趕,Aries則選擇放慢腳步,堅持MODEMENT一年只做春夏及秋冬兩個系列,貴精不貴多。

不過做時裝設計師最開心的地方是什麼?除了看到有人喜歡自己的設計以外,Aries最開心就是把自己的設計帶到世界各地,與不同人交流與分享,而每次工作之後她都順勢為自己放個大假,當作下季設計工作的沉澱。之前數季她曾隨Fashion Farm Foundation到巴黎辦展示會,今年也被邀請到羅馬尼亞的一座古堡舉行SS18 Fashion Show,這將會是品牌首個在歐洲發表的系列。目前她已飛到巴黎做最後的準備工作,看到她每天更新的照片也感受到她寓工作於娛樂的滿足感。

「香港製造」是質素保證

一個香港品牌,服裝當然全香港製造。MODEMENT一件衣裳的成本絕不止三百元,但為何造價貴仍要堅持起用本地師傅與工廠?原因很簡單——「第一因為他們手工靚,第二因為香港師傅醒,第三因為容易溝通。」Aries曾找過內地工作造樣版,不過因為製作數量少,只能找小型辦房合作,而內地師傅造的不同尺吋誤差很大,甚至可以相差半個碼,大中小三個碼又可以分為三個碼,結果有九個碼。再加上往來內地的時間成本,Aries最終還是把MODEMENT的生產全數搬回香港,起碼香港師傅造的大、中、小碼是真的合乎自己要求的碼數,對品質的要求不亞於設計師。她又認為若果大家都願意在香港生產,香港市場擴大時,工廠接得愈多訂單就愈可以提供一個相宜的價錢,「一切都是『有雞先還是有蛋先』的問題,要支持本地行業就要互相幫助。」現時MODEMENT的部分生產工作就是交由本地社會企業「千色服式」來完成。

「土炮」也是一種情懷,雖然一直有外來品牌進駐香港,但本地設計師品牌勢力也不容小覷。Aries向我介紹,單單在上半年她已有四個設計師朋友開設了品牌新店,包括JW、FAVEbykennyli、Yi-ming及Harrison Wong。而MODEMENT也將在9月於PMQ設店。屆時便可在店內一睹「Creation of Adam」了。

 

原文:在這個MODEMENT,亞當要重生了
撰文:陳樂兒;攝影:Steph Yang